费德勒小威退役网坛从神话步入“科幻时代”

《共同体》是中国之声决胜时刻联合体育大生意推出的体育商业主题对话节目,以“求同存异,聊聊大家共同关心的体育热点话题”为口号,每周一期,逢周五晚上10:00于中国之声《决胜时刻》栏目期间播出。

随着年度最后一项网球大满贯美网收官,新旧时代交替的味道从未如此强烈。“千禧后”阿尔卡拉斯加冕男单冠军,小威、费德勒相继宣布退役。9月16日,第96期节目讨论网坛是否正式改朝换代。参与的“闲话者”是中国之声张闻,《南方日报》资深体育记者王芳,体育大生意大湾区总监谭力文。

张闻:今年美网开打之前,我没意识到可能会出现时代的分水岭。万众期待的“00后”阿尔卡拉斯成为男单冠军,年仅19岁。女单的斯维亚特克收获年度第二座大满贯锦标、生涯第三座大满贯锦标,现年也不过21岁。与此同时,我们赛前只确认这是小威的告别赛,但没想到优雅王者费德勒也在大赛落幕后发布了退役声明。一个由这些传奇巨头统治的漫长时代,似乎真的要翻篇了。但我想问两位,新人的时代是否终于要来临?

王芳:我觉得目前要说新时代来临为时尚早,尤其是女单。以近期状态来看,斯维亚特克确实给人以要接班的感觉。但女单赛场一直陆陆续续有不同的选手冒头,目前没有一个人敢说“我可以占据着老大位置不掉下来”。

所以小威的时代过去了,但新的时代还不能说到来。明年斯维亚特克还能打出今年的水平吗?大坂直美会回到赛场上吗?还有一些更年轻的女孩会冒起吗?我觉得世界变化太快了,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答案。

谭力文:我认为现在只能说是一个新旧时代的交替期。“三巨头”中费德勒率先退役,剩下两位巨头可能离退役不远,但也还没挂拍。也许到他们三个人都退出了,才是一个更标志性的时代结束象征。

张闻:对于新老时代交替,王老师的角度是足够统治力的选手是否诞生,力文的角度是旧王是否正式退下。我提出第三个角度,就是新旧王权交接以一场很精彩的大战来实现,就像当年年轻的费德勒在草地上击败桑普拉斯。现在这一批新人,虽然也在各种场合上击败过三巨头,但还没有在大满贯上以一场史诗般的较量宣布自己的崛起。第一个“90后”大满贯冠军是蒂姆,决赛对阵同样“90后”的兹维列夫,不属于新人推翻王者的类别。两人之间的对阵有一种在巨头缺席中寻求机会的疲惫无力感。甚至当时《共同体》也有讨论,“90后”是不是被网坛忽略的一代。

现在我们等到了阿尔卡拉斯。是他有机会挑下巨头创造自己的时代,还是像当年费德勒、纳达尔那样,迎来宿敌创造属于两人的时代?用神话类比,网坛需要太阳神阿波罗和酒神狄俄尼索斯,两个风格不同的神去碰撞。

张闻:美网好像是一个充满黑马故事的赛场。2000年以来,在美网首次获得大满贯的球员的数量,比其他三大满贯要多。我们提到的阿尔卡拉斯、蒂姆,都是在美网实现突破。为什么美网会是孕育黑马的温床?

王芳:好几次巨头垄断大满贯男单冠军的势头被打破,都发生在美网赛场上。最早是2009年的德尔波特罗,后来有西里奇。他们夺冠没有被我们视为时代变化的标志。蒂姆也不是,那一年的美网德约科维奇因为击球中人事故才没有进入四强。

美网发生这么多的意外,一方面跟赛场特性有关。亚瑟·阿什球场非常巨大,可容纳2万名观众。当观众发出欢呼声,球场里的回响效果非常惊人,从而使球员更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另一方面,美网是四大满贯的收官战。在一年的末尾,球员的体能储备消耗得差不多,可能进入强弩之末的状态,或者有伤病困扰。很多高手都会在这个时候遇到考验,有时不会出错,但也存在被对手抓住机会翻盘的可能。所以这两种因素综合赋予了美网更多的爆冷可能性。

谭力文:阿尔卡拉斯的情况很典型,夺冠路上经历了三场五局大战,需要强大的体能支撑。美网是硬地赛场,球速快。理论上而言,年轻人有体能优势,因此也有成为黑马脱颖而出的可能。

张闻:就本届美网来说,阿尔卡拉斯、斯维亚特克并不算黑马。尤其是女单,其实小威失去统治力之后,女单迎来百花齐放时代,似乎哪怕是非种子选手夺冠我们现在也不会太感到意外。但是今年斯维亚特克的表现还是很有统治力,给人更多的赢得心悦诚服的感觉。她是否能成为“百花”以外最独特的一支呢?

王芳:整体来看,斯维亚特克确实达到很高高度,但似乎还不足证明统治力的降临。前几年的大坂直美就是一个例子,她美网击败小威,是顶着全场嘘声实现的。我当时以为,当一个小姑娘能在这么大的压力下拿下比赛,应该就会蜕变成新的天后。没想到她反而有了巨大的心理问题。

斯维亚特克今年也遇到了类似心理挑战。她提到了美网男女子赛事用球的问题。这引发了不同意见的讨论声音,在非理性的舆论场下,这些声音成为可能人身攻击。同时她也要考虑,目前自己是三个大满贯冠军,以后每场比赛的目标定位如何设置,是将自己看作巨星竭力争冠还是保持放低姿态。所以很多方面的情况都会影响到她的心理。

张闻:王老师提到一个关键问题——自我认知。究竟是不是要把自己定位成时代开创者?这是自我激励还是过大的压力?这些问题都需要球员自己解决,自己闯过成长路上的每一个心理关。单从技术特点来看,斯维亚特克有机会展示统治力吗?

王芳:她的球风确实适合当新时代王者。她技术全面,大家过去认为她是红土高手,但到了硬地也表现很好,球速快、力量大。她的打法也灵活多变,可以说在各种球场上都没有明显短板。这是王者最明显的特征。

另外她克服困境的能力也很强。今年法网对郑钦文,一开始我更看好郑钦文,但斯维亚特克还是扳回来了。美网夺冠,斯维亚特克也并非全程领先。从她逆境中的表现可以看出,她能够克服困难,气质不断成长。

张闻:男子网坛的巨星统治时期比女子网坛更长,所以90后选手都在开始逐渐步入生涯末年时,我们才等来阿尔卡拉斯。我们是否会因为等待太长时间,而把新时代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位近期打出成绩的年轻人身上呢?

王芳:确实有大家等得太久的感觉。我第一次看纳达尔比赛是2003还是2004年美网,一位很有特点的西班牙少年。现在看阿尔卡拉斯的感觉非常相近,就像看到天边划过一道星星轨迹,仿佛是紫微星降临。

这次美网德约没有参赛,所以阿尔卡拉斯冠军的成色程度,或许可以说打了一点点折。但从晋级过程来看,几场五盘大战兜底,这个折又可以不打。尤其是对辛纳的比赛,我认为是今年精彩程度排名第一的比赛。两位少年的对决,感觉未来都寄托在他们身上。阿尔卡拉斯更早踏出第一步,未来辛纳也可能与前者一时瑜亮,犹如当年的费纳。

谭力文:阿尔卡拉斯经过十分困难的过程,打破了一堵心墙。对于这么年轻的运动员来说,信心的增加对未来爆发性发展会有很积极的影响。

张闻:刚才王老师说天降紫微星,我们期待更多巨星“下凡”。同时,在这样一个新人辈出的时代,怎样去衡量他们的商业价值呢?

谭力文:去年美网冠军拉杜卡努,获得大满贯之后收获了很多代言合约,包括迪奥、蒂芙尼、英国航空、保时捷等等。赞助网球的品牌通常都面向高净值人群,而因为网球恰好也是这类人群喜爱的运动,所以好的网球手也会更多地接到这一类品牌的代言,形成比较不错的商业光环。

张闻:吴易昺近期也签了一个美术馆品牌。现在球员签约品牌的种类比以前多,像美术馆这种代言,可以通过球衣特色设计去展示品牌气质,给球员也注入了一种不同的风格。

谭力文:说到风格,当下吴易昺、郑钦文等中国选手,有了更多的个性化色彩。例如郑钦文敢于直接发表对一些特殊问题的想法,也擅长用幽默而不失尊严的方式回应外国媒体的尖锐提问。这都有助于他们商业价值的加深。独特的个性成为承载独特玩法的基础,他们可以既谦逊也自信,既严格也活泼,在跨界合作、多元品牌个性展示方面创造更大空间。

张闻:费德勒宣布退役的消息很突然,尽管我们都知道这一天离我们越来越近,但当它真正降临时,还是有告别时代的感觉。因为费德勒同时代表了某种风格的顶尖水平。就新时代来说,未来我们是不是也会看到风格不一样的网球?

王芳:世界网坛的打法是变化的。桑普拉斯那一代主打发球上网,下一代转型为底线稳守。而今年,阿尔卡拉斯的上网很频繁,他和辛纳的比赛简直像一场“四维空间战斗”。网球现在向着更立体化的方向发展,可能每一位球员都需要成为六边形战士。然后接管新时代的人,就是六边形战士中的佼佼者。

张闻:“四维空间战斗”,或许意味着网球从“神话时代”进入“科幻时代”。期待“千禧后”呈现的新美丽网球,同时也会为陪伴我们成长的三巨头、大小威、莎拉波娃……感谢两位参与今天的节目,我们下期再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