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议院将为不满纳粹政权“叛徒”(图)

只因为不满纳粹政权、厌恶战争或同情犹太人等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批德国军人被冠以“叛徒”罪名而遭处决,幸存者在战后60多年中仍遭歧视。

二战结束后,顶着这些罪名的幸存者不仅被视为叛徒遭受歧视,而且常常难以找到工作,甚至收到死亡威胁。

2002年,德国联邦议院终于通过一项法案,给那些有脱逃、拒服兵役和惑乱军心罪名的人正名,但将有叛变罪名的人排除在外。

路德维希·鲍曼是一名二战老兵,今年87岁,下周议会表决时,他将在场见证来之不易的胜利。鲍曼1942年在法国波尔多驻扎时试图逃离部队,抓获后被判死刑。多亏他家境富裕,打通关系后改判12年监禁。

他在关押期间受到折磨,战争结束后仍因为自己的罪名遭同胞歧视。他于1990年创立一个组织,为自己和其他有同样遭遇的德国老兵争取。

鲍曼6日在一次活动中告诉媒体记者,当初选择逃离部队只是出于对战争受害者的同情。“我当时认识到,这是一场罪恶的战争,是种族屠杀,”他说。“我们原以为战争结束后大家会感谢我们的行动,谁知却遭到羞辱,被看成胆小鬼、罪犯、叛徒,还受到威胁。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中,不少人结局凄惨、受尽屈辱。没有人为我们说话。”

一名叫约瑟夫·赛斯的士兵仅仅因为在日记里表达对犹太人的同情和对希特勒的不满,就成为纳粹军事法庭判处他死刑的理由。

鲍曼对德国《明镜》周刊记者讲述了一名狱友的故事。当时24岁的一等兵约翰·卢卡斯希茨就睡在他旁边床上,胳膊和腿套着沉重的锁链,以至于关节严重受损。卢卡斯希茨所在部队中有些士兵仿照苏联红军成立自己的组织,他虽不想加入,但也不愿意打小报告,结果因“对叛变图谋知情不报”被判处死刑。

每次看到影片《刺杀希特勒》的海报,鲍曼就会流泪。“我们把(刺杀希特勒的军官克劳斯·申克·冯·)施陶芬贝格视为英雄,但约翰却仍被德国人看成叛徒,这样合理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